shadow

随笔 临时脑洞

以前心情不好时总是写偏黑暗的偏翻译腔的,现在我要看看这次心情不好能写出啥玩意儿来。

门轻轻嵌了一个小缝。

门是纯木质的,不过已经有年头了,风一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门内一片狼藉。

破旧的书架内没有几本书,因为书都散落在了地上;各种各样颜色的药水不规则地排列在桌子上,有的已经洒了出来,与桌子进行一系列的化学反应;还有不规则的床铺,布满了褶皱的床单上堆满着女性、男性的衣物;稀奇古怪的收藏品,比如什么深蓝色的铜矿、枯萎的大丽菊、纯木质的手杖;曼德拉草;地上还有一大锅腥腥的深绿色浓汤,由于下面没有点火,汤已经坏了。

简直就是狗窝。

还好,房间的主人没有把娃娃拆开线并缝上的坏毛病,这很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