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时

我是多么沉默而孤独,却又享受着这样的苍白无力。

择一城,终一生。

这好像是我在哪个段子里无意间听到的话。

有多少人,一辈子都待在所居住的地方,就好像我农村老家的那些叫不出名字的亲信和邻居,住着炕头,砍柴烧火,养只土狗。一辈子都未曾了解过外面的世界。

如果是能够居住在我所向往的地方,我倒觉得这倒是很美好的事。
这几天去省内其它城市不远不近地走了走,出去看看,心里也更加清楚以后想要的周围环境是什么了。

我这种性格的人,总是期盼着,曾经是热切地期盼着,现在是在心底默默期盼着,期盼着未来能去到想去的地方,去做喜欢做的事情,去找到钟意的人。

不知不觉地,我发现了我失去了很多的东西。比如上次住三院的时候,我看着窗外蓝蓝的天空,突然回忆起来小的时候住骨科的时候也同样眼睛勾着勾着往窗外看,因为我每一次向窗外望去,总想把视线停在远方能够看到的尽头去,想象着眺望着那里能看到什么,是绵绵的山川,还是喧嚣的城市,然后一直望着,望向更远、更远的地方,会不会已经离开国界了呢?会看到什么光景呢?

这种看着窗外脑内自动幻想的行为,基本上从初中开始就不曾有了。现在看来,是被手机取代了,也明事理了,知道远方连着的地方是哪里了,也就没有幻想的余地了。但是那种眺望着远方便想要去一探究竟的感觉,这几年已经消失了。

这几年,我越来越明白我应该戒掉手机融入校园生活,融入交流直到现在我不会再回学校,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都在勉强自己做不愿意的事。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眺望的了,家里能看得最远的窗户也激不起我对尽头想要一探究竟的感觉。尽头是一片山,我知道那是哪里,也知道那的周围都有什么。

我明白,这个城市对于我来说,已经无法满足我的好奇心了。我如果将来有本事,有能力的话,我一定不会选择留在这里。

我想去我想去的地方,充实地度过余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