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时

我是多么沉默而孤独,却又享受着这样的苍白无力。

竹板这么一打,何も知らなかっだ

在接近两个小时(?说多了吧?)的研究工作中,我深深地理解了自己能力的弱小,弱小到可怜的程度。

今天画静物,好好的果子,就这么塌了,坏了,恶心了。好好的衬布,我也不知道它咋地了。好好的罐子,它蓝了。

研究了一下画室大佬的画,试着学到什么,结果是败了。我甘拜下风,我五体投地。

但是,这他妈就放弃了吗?不是的!我下一次就会成功。我才不会放弃。

就当我不适合他的画风吧。第一次临一个人临不出来的。

关于题目,我是考虑过的。我现在对于色彩来说,就是何も知らなかっだ了。我的色彩在上一次月考死了,它现在还是死的,我救不活。

没事,还有时间,不可能放弃。

不写没意义的,写重点的。

有些人吧,说什么天生傲骨怎能服输,有的人不敢说,憋在心里。但是怎么样都好,说白了就是一群没有天赋的笨鸟叽叽喳喳,说什么飞向蓝天并不是某些家伙的专利,我们天天飞早晚有一天也能飞上去。

亚里士多德。

是学园中的亚里士多德吧?柏拉图最最心爱的学生,柏拉图说学园是两部分构成的,其一就是他珍贵的学员亚里士多德。他聪颖过人,总是最先领会到老师的想法,被称为学园的灵魂。

他是那么地闪耀,在那个环境里,在每一个人的眼中,他的模样都被罩上了一层神圣的色彩吧。那么优秀,那么引人瞩目,那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名字。那就是神邸。

活了这么久了,我真的见过不少“亚里士多德”。而我是谁呢?我还能是谁,一个默默无闻的路人而已。

可是就像是叽叽喳喳的笨鸟,有些人深知自己的平庸,而又不甘陷于平庸的水深火热之中度过一生,于是这些笨鸟想方设法,试图逃离平庸的大网,它们飞舞,它们盘旋,它们血汗淋漓,它们筋疲力尽。

可是,就好像是在被命运玩弄一样,它们的努力没有得到丝毫地承认。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放弃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