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祝她生日快乐

我的中国好室友要过生日了。在明天。(本来是后天,写着写着就12点了。于是就成了明天。)
趁着今天在家有气氛我决定要写点东西给她。
顺便犹豫着要不要让她看……

要从哪里开始说起来呢,我不知道。那就套路一点,从一开始说起来吧。

我第一次见她,是在画室的沙发上,她坐在那里玩手机。还记得那个时候,她披散着一头长直发,耳朵里插着耳机,感觉十分安逸的样子。
她没有穿校服,因为那段时间是假期。

我还以为她是一个比我至少大两三岁的大姐姐,绝对没有想到她居然和我同岁(而且还比我小几个月呢……)

后来啊,阴差阳错,和她讲过几次话,也都是小心迎合,努力尬笑。社恐嘛,没办法。

再后来,她点饮料叫外卖,甚至是中午看剧,也拉上我一起。我以前是从不看美剧的,但是遇见她之后,我就和她一起看美剧。什么神探夏洛克,破产姐妹,感觉还不错。

她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到画室来,又自己一个人回家,而我就不同了,我妈从来都是车接车送,从不敢有一丁点儿差错,生怕我有事儿。(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以为她比我大很多的原因,她太独立了。)

然后,就是高中的不可思议,我在二高,她也在二高。

我是高二,她也是高二。

到后来,我学文,她也学文。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她会是与我共处一年的人。

我想,命运这种东西或许就是这样吧。人和人之间仿佛有一根看不到的线相互连接着,原本各是各的,但在特定的时间场合就都被拽到一起,真神奇。

毫无悬念地,老师把我俩安排到同一家画室去学习。于是妈妈知道有人陪我,也就放心了。

前一段时间,对面的室友还没有来,整个寝室就我们俩人,我很快暴露出我的懒人性格,我的拖延,我的胆小,而她就相反了,撒楞痛快,比我胆子大,也比我成熟稳重。我想那段时间,她肯定有一种带孩子的感觉,每天早上,她叫着我的名字喊我起床,我一般要再拖一会儿再起,实不相瞒,我懒。过一会儿,她收拾完了就坐着等我,而我正在洗洗涮涮洗洗涮涮……

画作业的时候也是,有一次我点了外卖,外卖到了我的速写还没有画完,她语气坚决地说:画完再吃。于是我过了一段时间才喝上粥(emmmm现在想想有点饿了。)

对面的室友来了,她还是最操心的,提醒我们早上起床,提醒对面室友喝蛋白质粉,提醒我们睡觉前刷牙,等等等等。

所以说,是良心中国好室友啊。

我作为一个日常‘嗯、行、啊、好的 ’的人来说,还是从她身上学到了一点东西。

之前在lof看到一句:我看到了’学院中的苏格拉底‘,我毫不犹豫地想到了她。

嗯,我不想再特意写她画得怎么怎么样好了,我平时没少吹她,当然我并不是想要去捧场,我是真的那么认为。

我这个人超绝内向,慢热且特别小心翼翼。我不敢去寄希望于他人,除非对方是我爸妈。但是她还算例外,我认为她还是可以信的。我知道她很好,也很照顾我,我也想尝试着去帮她做点什么,但是好像她既不需要,我也不知道能帮助她什么。或者说是,她担心的事我也根本帮不上忙。

嗯,就是这样,起初妈妈也和她说,什么我家孩子不独立啊又社恐怎么怎么的,还拜托你多照顾她啊。我在那个时候就隐隐地觉得有些抱歉,当然这是出自于我的自卑心,我总认为自己会给周围的人带来麻烦,也经常刻意要求自己一旦有那种给别人添麻烦的感觉就怪怪闭嘴装个没事人,后来我实在是忍不住,还是把我社恐的事告诉她了,她也接纳我了,我就松了一口气。

在我的世界中,在我的目光看到的人群中,她确实是发着光的,她确实是闪耀的。在她来到我的世界之前,我不曾看到过这些东西。

所以,我不可能想要去依赖她。一定要说的话,我是在暗中观察,捅破窗户纸悄悄去仰望那个……星辰一样的人。

是啊。在我的心中,我一直都把她小心翼翼地捧着,去仰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说是朋友,我觉得我会给她拉低,说不是,我又认为她好。

具体的感觉,我自己都说不出。

不知怎么的,现在的我不想写什么肉麻的话给她,虽然好像在她眼里这些就够肉麻了。写的都太直白了,你真的是在给别人写生贺吗小老弟?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从初春到初秋,这段和她在一起相处的日子过得还是蛮沉甸甸的,它充满了各种回忆。

现在,我虽然觉得就算我不当面告诉她说什么你要变得更好,你要好好善待自己,你要加油努力这种话,她自己也会要求自己的。所以我说了其实也啥用没有。

这样的话,我应该祝福她什么呢,我想想。

嗯……

祝你越来越富有,将来一张画卖上百万?

呃……

怎么说,会不会太轻浮?

如上,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好,等她过生日那天,我一定会犯社恐,不知道怎么和她表述我想要祝她生日快乐的心意。

顶多也就附和对面的室友吧。说点体面画。内心还得怦怦跳。

哎。要是给她写点啥塞进去,我觉得那样更尴尬。

于是就像这样,我给她写了个文,虽然都是一些烂掉牙的陈年往事,虽然都是用我的角度,虽然她看了或许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我还是非常亢奋地打了这一篇字。

它们是有意义的,我想祝她生日快乐。

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好,我就祝她生日快乐。

我不会提及她的名字,因为我会犯社恐。

所以,生日快乐。

还是想拽一句,祝你得到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生日快乐。这是最后一遍了。

想不到啥好的结尾。

对了,礼物是一本书,本来选定的是民国散文精选,后来又看到冯唐的小说,果断换成冯唐。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她不看我也没法去换就是了。

假如要给她看的话,最后这句要写什么呢。

谢谢你看到这里。

那我就这样,当天问她,我其实给你写了个文,但都是流水账,或许你看了也会觉得很没意思,你想看吗。

得,我社恐要犯了怎么可能问得出来。直接夹书里写上。
这么的行。

好,就这样。她要是说不想,我就自己默默地祝。

行。

好,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fin.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