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时

我是多么沉默而孤独,却又享受着这样的苍白无力。

发一下以前写的段子吧!依旧是那句「我就悄咪咪搞个事反正也没有人会看」,自娱自乐一下子,希望看得开心。(重新调整了一下配图)

全国卷弹丸版(只是一个温馨的日常没有虐)

七海千秋正摆弄手里的游戏机,屏幕中出现的是大熊猫vs黑白熊的单人赛。七海千秋操纵的大熊猫不断地进攻着,黑白熊的hp在她的猛攻之下一点一点进入告急状态。
这时日向创走了过来:“七海同学,在打游戏吗?”
七海千秋抬头,说:“啊,日向君。”然后继续埋头打着游戏。
终于,在1000连击之后,黑白熊的hp归零了。“一场战斗结束,大熊猫,win!”屏幕中显示出这样一段话。然后黑白熊念出失败台词:“唔噗噗噗噗~看来本熊也有输的时候呢。”
“七海同学真是太专注了,丝毫不给别人反攻的机会呢。不过,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啦。今天华村同学做了中华美食,就是饺子啊什么的,很棒呢。”日向创笑着说道。然后和七海千秋一起去了食堂。
“呀!”两人刚刚到食堂,就听见了一名少女的叫喊声,原来是罪木蜜柑。此刻她以一种不可描述的造型躺在地上,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怎么了吗,罪木同学?”见状,日向创关心地问道。
“库库库,某些人的存在啊,真是比空气污染还要恶心呢。走个路都能摔成这样,真不愧是腐烂的蜜柑呢。”西园寺日寄子嗤笑道。
“呜呜……我不是故意的,真的非常抱歉……”
这时,狛枝凪斗从外面赶了过来,全身脏兮兮的,头上也贴了创可贴。他口中念叨着:“哎呀,真是不幸啊。本来好好地骑着共享单车,一不小心撞到高铁上了,真是大危机啊大危机。”
“喂喂喂!不是吧,撞到高铁上,这也太……太不可思议了吧?!”左右田无比震惊地看着狛枝。
“左右田同学你也……应该先关心下狛枝同学的伤势吧?”索妮娅义正言辞地说道。然后她又问狛枝:“狛枝同学,伤得严重吗?让罪木同学看看吧。”
“啊,谢谢关心。”狛枝轻松地说着,轻轻挠了挠头:“共享单车这个东西,果然要两个人坐在一起才更安全啊。”他说着,轻轻瞄了日向创一眼。
“不过,我正好在附近发现了不知道谁丢下的手机,上面正好用移动支付购买了京剧院的情侣票,可以找一个人一起去看呢。不过像我这样的渣滓,还是自己去消遣吧。但是,我可真是走运啊。”
“啊咧咧,京剧吗?”澪田唯吹好奇地说道:“听起来很有意思哎。可以的话新歌也想加入一些元素呢。可以带我去吗,狛枝同学?”
“诶?澪田同学又要出新歌了吗?”小泉真昼问道。
“是呀是呀。就是那个「远在长城脚下的你和身处美丽乡村的我~命运也为之感叹的不思议虐恋」啦。”
“额……名字还是一如既往地长啊。”小泉尴尬地笑了笑。
“呐、小泉姐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跳广场舞啊?”西园寺日寄子满怀期待地问。
“诶?广场舞……啊,也是呢,毕竟你是舞蹈家啊。”
“广场舞?听起来很有趣嘛。可以的话也带上我一个啊?”终里举起了双臂用力弯曲,可以看到坚实的肌肉。
“广场舞不是这样的舞蹈啦……”小泉真昼道。
“库库库,你来的话,一下子pk掉个大妈也不错呢……嘻嘻嘻……”西园寺日寄子用手掩住嘴说,脸上闪过诡异的笑容。不过还好,终里还沉浸于“锻炼”的兴奋之中,并未察觉到西园寺日寄子的想法。
“那,二大你也一起来吧!毕竟你也是需要锻炼的嘛!”终里笑着对二大猫丸说。
“没有问题!”二大回答道。
而一旁,索妮娅正在吃着香喷喷的北京烤鸭。
“有花村同学在真是好啊,吃什么都不用担心食品安全问题呢。”索妮娅吃一口北京烤鸭,满足地说。
“那是当然!不过……”花村辉辉的脸上忽然冒出了鼻血:“你这么说俺会很高兴的~”
在桌子另一端,边谷山佩子和九头龙两人座位紧挨着,而边谷山时不时地会给九头龙夹菜。
“佩子,改天我们也去坐一坐共享单车吧。”九头龙冬彦对边古山佩子提议道。
“好啊!少爷!”边谷山痛快地答应了。
“索妮娅酱~今晚我们要不要也去做那个共享单车啊?”左右田兴冲冲地问她,脸颊微微泛红。
“不,今晚我要回去看一带一路的新闻。作为王女了解这方面的东西也是必须的。”
“啊,这样……”左右田感觉有些遗憾。
“不过,我明天和田中同学约好了,你要不要一起来?”
“哈!?”
空气中有那么一丝尴尬。

短就短吧哈哈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