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时

我是多么沉默而孤独,却又享受着这样的苍白无力。

白夜灯明

我现在正在南京博物院的民国馆。


这里虽然是白天,但是为了效果,这里的棚顶用傍晚时有些灰暗的天空所取代,而街景是闪着光的。


我的目的达到了。


我点了鸡尾酒,等了很长时间,它终于上来了。


闲晴岁月

联考完了,无忧无虑,却也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现在我是吃饱了撑得。


渐渐入夜(bgm:Arctic)

标题很应景吧。

脑子热乎乎的,做事情磨磨唧唧的,反反复复,迷乱。


人海。

是明天的预言啦!


清时,恭喜你,跌跌撞撞地,已经翻山越岭地,走了艺考之路的二分之一啦!


现在的身后可能是一马平川,你也想不起来曾经是怎么摔倒又是怎么爬起来的,但是现实就是,你真的经历了那些时光,才抵达到现在。


我的联考之路可以分为两部分:手术前和手术后。


手术前呢,迷茫的女孩第一次来到了陌生的城市,在夜晚聆听纯音乐,安静地欣赏着属于自己的宁静。她总是觉得自己不行,她偷偷哭泣,她没日没夜地抱怨。但是却从来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不行,直到后来一场疾病打破了她的平静。


手术后回来,室友们都有了新的朋友,新的伙伴,大家的画技也不可思议地提升了,只有她还在原地。她焦躁了,社恐趁虚而入,搞得她根本无法安静下来。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她离开了寝室,逃离了社交,去住了喜欢的酒店,夜晚依旧是那样美丽而又迷人,但是她还是觉得空空荡荡的。


之后啊,事情也变得复杂了,她觉得她无法融入这个集体了,班级也好,宿舍也好,她都在畏惧,现象越来越严重,直到后来一位老师劝说了她,她才停止自己的发酵,去抛弃现有的一切,到感兴趣的地方旅游。


你看这青山绿水,浩浩汤汤。在静谧的小镇里,她体会到了城市也可以不那样忙忙碌碌,也可以悄悄地藏起它千年的文化,僻静地坐落在世间的一角。在满是古韵气息的小镇中,她看到了岁月并不是仓促的,它只是把美好都藏了起来,等待着人们去寻找它。


甚至,在远方的城市里,她寻见了想要的美好,她感到了世界的美丽,发觉了她并不是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瞥见到一丝只在画中寻得的美丽,因为她也是画中人。


她终于知晓这一刻了。


她满足地回到了属于她的场所,这一次她不再是个旁观者。


扯得有点远了但是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


后来呢,她遇见了引路人。很普通,很普通的大朋友。在她最需要信心的时候,他们给予她鼓励,她也一点一点地,在那些人的帮助下,战胜了恐惧,她终于知道怎么去奔跑了。尽管她很笨拙,但是她学会了如何前进。


当然,她是懒惰的。(这个懒惰鬼直到联考的前一日都没有背熟一站一坐的基本构图,但是她觉得总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似乎更重要。)虽然有很多人都在帮助她,但是她还是跑得很慢,可是她已然学会了去思考,她不再是那个偷偷哭问自己为什么什么也做不到的笨女孩了,她已经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时至今日,我依然有许多、许多的东西没有弄明白,但是探索的路不能停止,而等这场试炼结束之后,我会更加努力,更加珍惜现在。


看,能够作为一个人,能够看到世间,能够感悟到世界的美丽,我想这就是值得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最后,联考了,要全力以赴啊。没有那么多的付出,所以我也不求有多高的回报。我只要把我该做到的都做好,剩下的全权交给命运。


分享Sleeping at Last的单曲《Arctic》: http://music.163.com/song/28405264/?userid=353233934 (来自@网易云音乐)


联考之后就可以写萨指同人文啦


可是我做不到啊……


屎一样的色彩,垃圾一样的人,把颜料变成化肥


色彩还是烂。每天睡眠4小时左右。

速写也完。


就这样子


加油啊。


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就越要站直啊。


关于校园

(写完这个就开始干正经事)

那天坐在画室,我忽然回忆起了我平淡无趣的高中生活。

来到画室以后,原校的同学都删掉了,曾经觉得可以认识的,不可以认识的,都没有谁了。一下子舒服很多,有一种羁绊被剪开的感觉。

毕业照,没去。我没有什么好回忆的。

但是,那天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我觉得,我的高中生活不只是学了也学不会的文化课,见人就怂的日常以及无处不在渗透的紧张感,害怕,社交困难,逃避,头痛,以及本能性的自卑,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体会过友情。

很不可思议。

那个夜晚,漆黑的天空,却好像变成了银河般绚丽,就好像是一块暗暗的黑布被施了魔法,我从未觉得夜空可以像那般,像是裹着光芒,像是带着闪耀。那种直击灵魂的惊喜和兴奋,还有一丝丝不安和愉悦,让我觉得我好像在做梦。

事实上天空也只是天空而已。走在不大不小的400米操场上,就是很平淡的一天,就是很平淡的晚上,仅此而已。

但是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我的心情从未像那一刻一样感到轻松,甚至是愉悦。第一次想要让时光停留,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现在想想,那是多么脆弱的感情啊。

我和她走在操场上的那个夜晚。

我觉得我第一次能为说话感到高兴。因为我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我不再刻意逼着自己说什么话傻笑着去干什么了。那一刻的我充满着真实,真实得近乎透明。虽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去迎合别人很简单了,但是在那个时候,在那个依附群体的地方,我就像一株卑微的墙头草,随风摇曳,见风就倒。但是她不是那场风,我不必倒向任何东西。

现在想想,我这种人居然还会有这么算得上美好的回忆,忍不住深夜写几笔。

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什么,我居然也有体会到友情这种高级的东西?在群体中?

我的天呐。但是我的记忆不会骗我,和她第一次聊天的时候,我真的好像活在梦里。

当你不会为了迎合周围的人去伤害自己或者改变自己原本的样子的时候,你会爱上全世界。


已经不在乎我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性格会不会让人讨厌了。


苍天啊

大地啊

为什么我吃穿住行都不愁

却让我愁我最钟爱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