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夜吟应觉月光寒

这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准确来说,这应该是第五次,或者第六次。

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准确来说是半夜一两点的时候,我醒了。
毫无征兆,我现在想想都觉得恐怖,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是变化的,内心一直在紧张和不安,就好像随时都会被拖入深渊中一样。

尚存的呼吸,窗外微弱的光,让我意识到我醒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感觉能有1个小时吧,我才睡下。

这应该是抗抑郁药的影响。说明书说可能会导致失眠,我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就是刚睡睡不着,半夜还必须醒来一次,醒来之后就更睡不着了。而在吃药之前,我从不会在深夜醒来。

我现在的状态,有点精神过头了,精神到可以起床下地的程度。

而且啊,不仅神智清醒,还会胡思乱想,一想上就脑洞大开,而且几乎都是想着不好的事情,效果比噩梦还显著的那种。

唉。

今天醒来的时候不偏不倚,正好是3点零几分,差不多过去一个小时左右。

我只想睡个安稳觉,恢复到吃药之前的睡眠状态。

晚安不想再做梦了。前天梦见一米八壮汉追杀我。

时间会成为葬送梦想的刽子手吗?

追逐

我看着我遥不可及的梦想。

它是光,是未来可期,是宇宙,是命。

我在这其中,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或三三两两,或形单影只。我也想要加入他们,但是他们脚下的路,未必和我是同一方向。

我很羡慕他们,可组成巨大的力量,去追逐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我看着我的脚下,我的脚印浅浅的,他们的脚印则是沉甸甸的。

啊,原来我和他们不一样。

于是我依然独行,这条没有尽头的路,名为追逐。

祝她生日快乐

我的中国好室友要过生日了。在明天。(本来是后天,写着写着就12点了。于是就成了明天。)
趁着今天在家有气氛我决定要写点东西给她。
顺便犹豫着要不要让她看……

要从哪里开始说起来呢,我不知道。那就套路一点,从一开始说起来吧。

我第一次见她,是在画室的沙发上,她坐在那里玩手机。还记得那个时候,她披散着一头长直发,耳朵里插着耳机,感觉十分安逸的样子。
她没有穿校服,因为那段时间是假期。

我还以为她是一个比我至少大两三岁的大姐姐,绝对没有想到她居然和我同岁(而且还比我小几个月呢……)

后来啊,阴差阳错,和她讲过几次话,也都是小心迎合,努力尬笑。社恐嘛,没办法。

再后来,她点饮料叫外卖,甚至是中午看剧,也拉上我一起。我以前是从不看美剧的,但是遇见她之后,我就和她一起看美剧。什么神探夏洛克,破产姐妹,感觉还不错。

她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到画室来,又自己一个人回家,而我就不同了,我妈从来都是车接车送,从不敢有一丁点儿差错,生怕我有事儿。(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以为她比我大很多的原因,她太独立了。)

然后,就是高中的不可思议,我在二高,她也在二高。

我是高二,她也是高二。

到后来,我学文,她也学文。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她会是与我共处一年的人。

我想,命运这种东西或许就是这样吧。人和人之间仿佛有一根看不到的线相互连接着,原本各是各的,但在特定的时间场合就都被拽到一起,真神奇。

毫无悬念地,老师把我俩安排到同一家画室去学习。于是妈妈知道有人陪我,也就放心了。

前一段时间,对面的室友还没有来,整个寝室就我们俩人,我很快暴露出我的懒人性格,我的拖延,我的胆小,而她就相反了,撒楞痛快,比我胆子大,也比我成熟稳重。我想那段时间,她肯定有一种带孩子的感觉,每天早上,她叫着我的名字喊我起床,我一般要再拖一会儿再起,实不相瞒,我懒。过一会儿,她收拾完了就坐着等我,而我正在洗洗涮涮洗洗涮涮……

画作业的时候也是,有一次我点了外卖,外卖到了我的速写还没有画完,她语气坚决地说:画完再吃。于是我过了一段时间才喝上粥(emmmm现在想想有点饿了。)

对面的室友来了,她还是最操心的,提醒我们早上起床,提醒对面室友喝蛋白质粉,提醒我们睡觉前刷牙,等等等等。

所以说,是良心中国好室友啊。

我作为一个日常‘嗯、行、啊、好的 ’的人来说,还是从她身上学到了一点东西。

之前在lof看到一句:我看到了’学院中的苏格拉底‘,我毫不犹豫地想到了她。

嗯,我不想再特意写她画得怎么怎么样好了,我平时没少吹她,当然我并不是想要去捧场,我是真的那么认为。

我这个人超绝内向,慢热且特别小心翼翼。我不敢去寄希望于他人,除非对方是我爸妈。但是她还算例外,我认为她还是可以信的。我知道她很好,也很照顾我,我也想尝试着去帮她做点什么,但是好像她既不需要,我也不知道能帮助她什么。或者说是,她担心的事我也根本帮不上忙。

嗯,就是这样,起初妈妈也和她说,什么我家孩子不独立啊又社恐怎么怎么的,还拜托你多照顾她啊。我在那个时候就隐隐地觉得有些抱歉,当然这是出自于我的自卑心,我总认为自己会给周围的人带来麻烦,也经常刻意要求自己一旦有那种给别人添麻烦的感觉就怪怪闭嘴装个没事人,后来我实在是忍不住,还是把我社恐的事告诉她了,她也接纳我了,我就松了一口气。

在我的世界中,在我的目光看到的人群中,她确实是发着光的,她确实是闪耀的。在她来到我的世界之前,我不曾看到过这些东西。

所以,我不可能想要去依赖她。一定要说的话,我是在暗中观察,捅破窗户纸悄悄去仰望那个……星辰一样的人。

是啊。在我的心中,我一直都把她小心翼翼地捧着,去仰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说是朋友,我觉得我会给她拉低,说不是,我又认为她好。

具体的感觉,我自己都说不出。

不知怎么的,现在的我不想写什么肉麻的话给她,虽然好像在她眼里这些就够肉麻了。写的都太直白了,你真的是在给别人写生贺吗小老弟?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从初春到初秋,这段和她在一起相处的日子过得还是蛮沉甸甸的,它充满了各种回忆。

现在,我虽然觉得就算我不当面告诉她说什么你要变得更好,你要好好善待自己,你要加油努力这种话,她自己也会要求自己的。所以我说了其实也啥用没有。

这样的话,我应该祝福她什么呢,我想想。

嗯……

祝你越来越富有,将来一张画卖上百万?

呃……

怎么说,会不会太轻浮?

如上,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好,等她过生日那天,我一定会犯社恐,不知道怎么和她表述我想要祝她生日快乐的心意。

顶多也就附和对面的室友吧。说点体面画。内心还得怦怦跳。

哎。要是给她写点啥塞进去,我觉得那样更尴尬。

于是就像这样,我给她写了个文,虽然都是一些烂掉牙的陈年往事,虽然都是用我的角度,虽然她看了或许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我还是非常亢奋地打了这一篇字。

它们是有意义的,我想祝她生日快乐。

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好,我就祝她生日快乐。

我不会提及她的名字,因为我会犯社恐。

所以,生日快乐。

还是想拽一句,祝你得到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生日快乐。这是最后一遍了。

想不到啥好的结尾。

对了,礼物是一本书,本来选定的是民国散文精选,后来又看到冯唐的小说,果断换成冯唐。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她不看我也没法去换就是了。

假如要给她看的话,最后这句要写什么呢。

谢谢你看到这里。

那我就这样,当天问她,我其实给你写了个文,但都是流水账,或许你看了也会觉得很没意思,你想看吗。

得,我社恐要犯了怎么可能问得出来。直接夹书里写上。
这么的行。

好,就这样。她要是说不想,我就自己默默地祝。

行。

好,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fin.

不要对自己抱有怀疑
抨击
自愧不如的心态

是雨前的八会。

祝太太早日克服恐惧。

旳---:

    我不是个有趣的人。


     ......前些日子跟朋友聊起喜欢独处的话题......
    细数一下,好像从初中开始,我心里就一直都认为“我不值得被人珍惜”。甚至这句话经常会出现在我想要去得到一件东西时,脑海里给我树立警戒线。
    转眼过去了十几年,老师和父母都努力想让我变得活泼一点,变得大方一点,高二被班主任为了让我克服社恐拉去做了宣传委员,基本每周都会上台一演讲,那段时间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改变了些,好像是开朗了不少,包括高三经过画室老师的点拨,也觉得自己突然找回了与人交流的勇气。但这些总是在离开了外人的束缚之后消失了踪影,我还是我,敏感自卑做作小肚鸡肠,时至今日我也仍然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我想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也一定是个大方的女生吧……一定对这个世界没有恐惧吧。
    因为母亲那边是北方人,小时候又经常在姥姥家住,就一直说的普通话,家乡方言(四川)我是一点都没碰过,第一天进幼儿园,我很勇敢地尝试用方言跟同龄小伙伴交流,因为口音没有他们的正,就被他们一遍又一遍带着嘲笑的语气念出来,甚至当了他们日常的笑柄,我虽然那时非常小,可也产生了很多不好的情绪,从那时起,我就从心底里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我不适合这个世界。同样的,我的童年并不愉快,基本是被同龄人孤立和欺负,每次玩游戏都不会叫上我,就算玩也要让我当最倒霉的那一个,有的人生性开朗,被一直调侃也不会有任何负面情绪,但我很清楚,我不适合当那个被踩在脚下的人,人不过都只喜欢看别人的笑话而已。
   现在跟他们的关系处于和平共处互不干涉,有那么一两个还算亲密,毕竟大家都长大了,但如果问我是否原谅他们以前做的事的话,我的答案是No......时间能冲洗掉很多东西,但总归是冲洗不掉一些东西的...每次跟父母提起他们也只会说当时都是小孩子闹着玩,不懂事...........是啊,小孩子懂什么呢,可是却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这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画画了以后也遇到了很多很多不开心的事。朋友两面三刀,喜欢的画师跟自己因为他人的闲话掰了,或者被某个团体抱团集体逼退群......我实在找不出我威胁到或者。。得罪到他们的因素。
   最终我将一切都归为“我不值得被喜欢,我生来不讨喜。”
   其实承认了这一点并没有觉得很难过,像是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并不害怕孤独,怕的是尝试走出孤独现实却又“啪”一巴掌把我打回去,让我照照镜子看自己仍然只适合孤独...我开始习惯独处,没有喜欢的画师,不去追捧任何人,害怕无缘由的热情与恶意,对外界的事物不抱任何的期望与留恋,每当别人对现实的东西表现出喜爱时我都无动于衷。既然我不值得被喜欢,我也就不去喜欢任何人,我扎在了自己给自己砌成的墙里,在我的世界里只有我的画和我笔下每一个我喜欢的人。
    
  不期盼不渴望不强求,这样对自己和外人都好......
  
  我真的一点也不有趣。。。

肝个随笔吧。

怎么说呢?老福特不知不觉就成了我堆积一些小破文和心灵段子的地方了。

一直都想找一个发文字然后也无人打扰的空间,lof算是圆了我这个梦想吧。

在半个月之前,我都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就像是让老天戏弄了一番,我住院了。而且还要住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也是不得清闲,医院对于我们这科的患者,有很多的“戒律清规” 。譬如早晨要坐浴,然后理疗,上药,下午基本相同,剩下的就不方便说了。这种经历还是头一回啊。

虽然自打我出生,我自认为进进医院已经是小场面了,之前给我扎针的护士看着我右手一条最明显的血管上有一条子针眼的印记,都觉得很吃惊。

是啊,我……算了,不瞎说。

手术,我并不是陌生的。虽然我年龄尚小,但是手术这种大场面啊,我也不是头一回经历。

怎么说呢?当我得知我必须得做手术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吃惊的。
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而我当时还被搞得很痛苦:一边发烧38度,一边还要忍受这种痛苦。当时就想着:快点做完快点结束吧。这样,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对于以后要如何养病,住院要如何安排,我都不曾想过。

术前,我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感觉,直到现在都没有忘。又是心电图,又是胸透,又是抽血,又是埋针(虽然第二天就给拔了), 期中光是各式各样的针就令我有些惊讶。
胳膊上一针抽血(抽了4管) ,一针埋针,跑了,后来在手上扎的。又做了针试敏,屁股上还挨了一针。
那个时候我还感叹:哎呀,扎这么多针都已经是小场面啦。我原来已经这么坚强了。
然而最害怕的还是胸透。一进屋,那种仪器的声音,总是能够令我非常地不安。胸透那屋就是这样,和做ct一样,机器自带bgm,这种声音令我恐惧,我总感觉自己像被抓起来了。

从胸透那屋走出来时,医生问我:是不是做过心脏手术啊?
我心中一惊。这破玩意还挺灵,这种事情都能看出来。

没想到,手术时 我就被吓哭了。是打麻药打哭的,主要还是被吓的。想着我只身一人在手术室里挨刀,还要被打麻药,打麻药还挺疼,自然地就激发了泪水。

我透过反射来的灯光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各种捅,惊讶着麻药的威力,捅来捅去总算是捅完了。然后我就被推了出去。

手术室里根本不像电视剧里演的,有俩医生还在里面现场加微信。大概是顾虑到我太小了?聊聊天还挺轻松的。

第一个晚上是难熬的。丁字带这东西勒死人。

第二天开始,我就迎来了换药地狱。

由于没有一点点地心理准备和不懂治疗的规则,我被搞得非常惨。药水每捅一次,我的心就扎一次。我记得,我一直在骂:我操了,太他妈疼了,他妈的……
我发现我哭了。

然后,几乎每次去换药都是硬着头皮,去吧,确实怕,不去吧,还愧对自己的良心。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不去了” ,或者是“被家长拽去”,我觉得这比我小时候强太多了。我自己都觉得:诶,虽然我在惧怕这个,可是我没有抗拒。

于是,换药日常就成了每天最痛苦的时刻,其次就是emmmmm。我没有哪回没疼得嗷嗷叫。

后来,就慢慢好转了。换药没那么疼了
emmmmm写不动了
先这样
不我一定要写完 就今天

去医院之前我的目标还是很远大的。
既然不能画画了,就写东西。写写住院日常,再写写我钟爱的大本,感慨感慨人生,可是前几天,除了缓冲痛感,做什么的时间都没有。

那个时候是属于每天各种感慨但无奈无处发泄,因为实在是太痛苦了。

后来,病情逐渐好转,我开始玩起了手机。甚至看起了热门电视剧。

写不动了。

然后昨天,也就是几小时前,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活着的无奈。深深的无奈。

被这个病给搞的,我发现我真的并不坚强。

活着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是当然。这我早知道。
在我与人交往处处碰壁时,那个时候我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活着很辛苦,尤其是对社交废人。活着很累,尤其是对没有生存能力的人。

但是,我现在的感触是:

活着是一场马不停蹄的苦行。

今天因为拆线,我哭了一个晚上,虽然哭与不哭屁用都没有,但我还是哭了一个晚上。

哭泣,哭泣,哭泣。

哭终归是哭完了,但是线还是没有拆下来。

疼。疼。疼。真疼。

好烦啊,妈的。

活着真是的,为什么对人们这么严厉啊。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痛苦,我失声痛哭,我真的疼。

虽然我已经知道生而为人有多么幸运,但是这一瞬间,我的心里只有:活着就好了啊。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想要成为大画家,想要圆梦这种心理,都不敢奢望了。

能活着都很辛苦了。

看来只能作为吐槽了。正式的住院感言,肯定不是这样的。

夜游

犹犹豫豫还是决定写点什么。

我还是很沉浸于这种深夜里宅着不睡觉不躺床的感觉的,说白了就是“熬夜”。

所以我很喜欢萧敬腾的那句歌词
“夜太美 尽管再无眠 也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好像是吧)

尤其是一两点的时候,深夜,就会觉得很静,很温暖。

所以即使是在集训,我依然保持着一周基本上平均12点以后睡觉的好习惯。

现在我的状态告诉我还不想睡觉,还应该做点什么。

不管怎样速写是不会再碰了,剩的那些明天再说。

嗯,不想写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