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硫

在下不才,学识浅薄,见识短浅,还请多多指教。
话唠系流水账写手参上。

夜游

犹犹豫豫还是决定写点什么。

我还是很沉浸于这种深夜里宅着不睡觉不躺床的感觉的,说白了就是“熬夜”。

所以我很喜欢萧敬腾的那句歌词
“夜太美 尽管再无眠 也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好像是吧)

尤其是一两点的时候,深夜,就会觉得很静,很温暖。

所以即使是在集训,我依然保持着一周基本上平均12点以后睡觉的好习惯。

现在我的状态告诉我还不想睡觉,还应该做点什么。

不管怎样速写是不会再碰了,剩的那些明天再说。

嗯,不想写小说了。

深夜,泡面的香味让我欲罢不能。但是还没泡开,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吃

深夜码文。(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

拾年。

1
今天去看了画展,感触最深的是各式各样的油画场景。
有一张紫色的,大大的,长长的画,我很喜欢。

2
今天的画 让我联想到的是
从时光中淡去的,那些细小却又深重的事物。

3
0和1之间真的只是一步之遥吗?讨论这个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4
听啊,星星在唱歌。
陌生城市的灯火,仅仅只能看到冰山一角,但是其陌生与新鲜,是相当多的。

不知不觉,我也融入了这个城市中来了吗?我们从来没有什么机会往出走,但是我的四周,窗外告诉着我:你在这里,你就在这里。

夜晚啊,真是相当美好呢。

5
我把自己的过去写在纸上叠成纸飞机飞走了。
就好像那些都变成了过眼云烟一样。

6
我只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而已
我是一个容易自我悲伤的抖m
而且自己不跟自己耗着就会折磨自己


曾经的曾经,我也幻想过现在拥有一切的模样。
可那是的我只是个小孩子,我不知道我能这么……

无论如何,这都是最后一次偷懒了
感觉内心愧疚啊

碎碎念。

画画考试时的脑洞

审判之间。

黑幕被拉起来了。

“现在开始,对「救世主」进行正直的审判!”坐着最高的座位的面具人说。

面具人们纷纷举起手中的牌子。

站在中间的男人满怀期待地等待着结果。

“现在宣布结果,0通过!”

男人惊愕了。
他可是一次又一次地重置了世界,一次又一次地摆脱了地狱之门的到来,他balabalabala……懒得写了。

站在最高位的面具人审视着他,说:“很遗憾,你的确不是救世主,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只不过恰好看到了所有的事。”

“但是,你的确是个合格的罪人。”

没了。

写不完了
文先欠着

想做个主原创写手
那么确实有很多可写的东西
但是我还是拒绝列大纲(你)

随笔 临时脑洞

以前心情不好时总是写偏黑暗的偏翻译腔的,现在我要看看这次心情不好能写出啥玩意儿来。

门轻轻嵌了一个小缝。

门是纯木质的,不过已经有年头了,风一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门内一片狼藉。

破旧的书架内没有几本书,因为书都散落在了地上;各种各样颜色的药水不规则地排列在桌子上,有的已经洒了出来,与桌子进行一系列的化学反应;还有不规则的床铺,布满了褶皱的床单上堆满着女性、男性的衣物;稀奇古怪的收藏品,比如什么深蓝色的铜矿、枯萎的大丽菊、纯木质的手杖;曼德拉草;地上还有一大锅腥腥的深绿色浓汤,由于下面没有点火,汤已经坏了。

简直就是狗窝。

还好,房间的主人没有把娃娃拆开线并缝上的坏毛病,这很不容易了。

人到底怎样才算活着。